柳城网

  • 400-0011-943
  • 百万柳城人的综合门户网站
搜索
柳城网 全站首页 柳城新闻 查看内容

柳城爆炸案嫌疑人租住地被发现有大量爆炸物

2015-10-4 00:58| 发布者: 柳城新闻| 查看: 1908| 评论: 0|来自: 中国经济网

摘要:   当乡间公路上的爆炸声传来,韦银勇老家大碑屯的乡邻们也跑去观瞧。看着眼前几辆车被烧成焦炭,人们并未察觉出什么异常。  自9月30日,这样的爆炸声将广西柳城笼罩。医院、商场、民居,遇袭的地点分布县城各处 ...


  当乡间公路上的爆炸声传来,韦银勇老家大碑屯的乡邻们也跑去观瞧。看着眼前几辆车被烧成焦炭,人们并未察觉出什么异常。

  自9月30日,这样的爆炸声将广西柳城笼罩。医院、商场、民居,遇袭的地点分布县城各处。到次日一早,又一次爆炸发生后不久,韦银勇的名字出现在了关于此事的协查通报上。

韦银勇已关停两年的采石场

遗留在采石场的账本上还留着韦银勇的签名

  乡邻们还是很难相信,这一切会与那个习惯闷头穿村而过的年轻男子有关。但人们也没法否认,因采石场被关,两年来他过得并不如意。再回看据传为韦银勇的网络空间,事发前几日已有“预兆”。

  爆炸之后

  “十一”长假的第一天,经历过一夜心惊,早上8点柳城县的人们刚刚走出家门,又是一声巨响传来。一处六层居民楼再次发生爆炸,两天来的第18处。

  此前一天,发生爆炸的地点遍布柳城县城内外,其中洛崖往古砦方向路段这处爆炸点离城区较远。但这里却离韦银勇的老家大碑屯很近,只有不到20分钟的车程。

  听到声响,大碑屯的人们赶去现场观瞧。巨大的冲击力下,水泥地面被炸出一个大坑,四散的汽车零件被崩飞到道路两侧,甚至引燃了一大片甘蔗林。

  有人看到,韦银勇的亲属也在围观的人群中,他们好像并未表现出什么异常。

  警方将现场封锁后,人们返回家中。傍晚时分,警车开进大碑屯,带走了韦银勇的妻子和父亲。

  此后,一份警方的协查通报被公布,将33岁的韦银勇与柳城的阵阵巨响联系在了一起。

  村民印象

  在韦银勇家房后不远,是一所小学。像附近大多数人一样,小罗和小他两级的韦银勇都曾在此就读。他对同窗的印象也一直停留在儿时,“他真的是不起眼的那种,看上去特别老实。”

  韦银勇家长年经营着一间商店,除了卖些香烟、饮料,也有化肥出售。在以种植业为主的当地人眼中,这已是富足的生活。

  韦银勇的妻子就是相距不远的寨脚屯人,岳父那时经营着一家采石场。村民们还记得,那是场摆了40桌的婚礼,在当地算是很有排场。

  父母都不在身边,韦银勇的一双儿女都交给了其他亲属照看。近两年,韦银勇外出打工、租住在县城,人们再能见到他的次数不多。即使偶尔回到村里,他也多是闷头走着,很少与人攀谈。

  有人把这种少言,与对人情的淡漠、对利益的看重联系在一起。村民们见面时总会递上根香烟作为招呼,长期在大碑屯工作的陈生回忆,他似乎很少在韦银勇那里得到这种“礼遇”。

  但小罗并不赞同这种说法,他与韦银勇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县城的路边偶遇,尽管没有过多的交谈,可他听闻,有朋友找韦银勇借上几百元钱,他多是会满足的。“这个人好像还是那么的老实。”

  大碑屯的人们最后一次见到韦银勇是在中秋节的时候,他回到了村里。像以往一样,等到人们主动招呼着他,韦银勇才笑呵呵地给出个回应。

  石场纠纷

  爆炸发生后,村民们思来想去,似乎近些年能影响韦银勇心绪的,只有那座已经被关闭的采石场。

  采石场原本由岳父经营,结婚后,韦银勇也加入进来。最忙的时候,他就住在石场旁的平房里。小罗当时也听说了韦银勇的这个新营生,他很羡慕。“我可不敢想,要开那个,本钱是以几十万计算的。”

  多位大碑屯村民证实,两年前,因与所在的寨脚屯发生纠纷,采石场被关闭。韦银勇家旁的电线杆上,至今挂着寨脚采石场的广告牌。上面所留的电话,也与网传韦银勇的联系方式相符。

  顺着广告牌的指引,出村往东不到三公里,一面山体经过人为开采后,已经被削去一面。距此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就是寨脚屯的所在。村民们口中,关停这座采石场似乎有着十足的理由。除去租金上的纠纷外,每次炸山时的巨响也给他们带来了困扰。“有的人家,屋顶瓦片都被震落了。”

  村民们还表示,因寨脚屯附近的山体本就存在地质灾害隐患,这也是关闭采石场的原因之一。

  由此,韦银勇在寨脚屯人心中的印象也并不好。多位村民称,在关停纠纷最严重时,韦银勇曾威胁:“要炸掉你家的房子。”

  就像对韦银勇为人不同的看法一样,站在各自立场,一些大碑屯人也无法赞同关闭采石场的原因。韦银勇的石场原本是人力开采,后来引入机器,收入提高了不少。“就是看人家赚钱了,才让关的。”一位大碑屯村民说。

  据称,采石场虽是岳父名下所有,但主要的经营工作多是韦银勇进行。在石场废弃平房内找到的账本,证实了这一说法。

  账本记录了2010年9月份“片石”的销售记录。一方片石单价50元,一个月下来,刨去运费净赚了8000多元。

  矛盾升级后,韦银勇的岳父也搬离了寨脚屯。这里的人们最后一次见韦银勇出现在这里,同样是在中秋节的时候。素来关系不睦,没人与韦银勇搭话,只是猜测,他应是回来看看祖屋。

  谜团待解

  一辆警车来回在柳城的街道穿梭,扩音喇叭里循环提示着人们不要打开来历不明的包裹。天刚擦黑,县城的主干道上已难见到人影,甚至连宾馆这样24小时经营的场所,也会从里面锁上大门。

  一连串爆炸过后,余波尚未散尽。

  多位当地居民证实,10月1日晚上9点左右,他们所居住的一片位于河东大道北侧的居民区突然被紧急疏散。起因是房东突然发现一名租客正是叫韦银勇,上门时发现门锁还被更换,这才决定报警。

  据他们所见,到晚上11点,警方从2层的一处屋内找到了大量的爆炸品。

  关于这段日子,韦银勇实施爆炸的具体轨迹仍然不为人们所知,随着他命丧于爆炸现场,这个谜团何时能被揭开尚不得知。只能从那据传为他的网络空间中看到,事发前一周多,关于“疯狂”、“好坏”的语句频繁出现,配图是那片已经关闭的采石场。文并摄/见习记者 刘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

客服电话

400-0011-943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5 http://www.0772l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桂ICP备13000559号   

返回顶部

桂公网安备 4502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