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城网

  • 400-0011-943
  • 百万柳城人的综合门户网站
搜索
柳城网 全站首页 知青城 查看内容

知青故事《枪之奇遇》之一:揪出纵火者

2015-1-26 23: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21| 评论: 0|来自: 柳城政府网

摘要: 在我插队的岸村四个生产队共有40多名插队知青,能光荣地当上武装基干民兵的插队知青好象只有两三个,家庭出身很不好的我竟是其中之一。同一个大队的外村人曾因此而问我入党几年了?我说我连团员都不是,问者愕然。我 ...
在我插队的岸村四个生产队共有40多名插队知青,能光荣地当上武装基干民兵的插队知青好象只有两三个,家庭出身很不好的我竟是其中之一。同一个大队的外村人曾因此而问我入党几年了?我说我连团员都不是,问者愕然。我至今不知道我们大队的伍主任为什么对我如此的器重,并能给我如此光荣的政治待遇。当时年轻的我竟然没有对伍主任表达过半点感激之情,只是觉得手中那杆破旧的美三0步枪有一种说不出的责任,我不能辜负这个责任。
    事情发生在1970年秋收季节的一个晚上。我们二队知青宿舍背后不远的一队草棚搭的瓦厂突然不明不白地起火,对我们宿舍旁边的大草堆造成极大的危险——这个大草堆可是我们二队知青的命根子,一年的烧柴全都靠这个大草堆了。我是第一次参加救火,其实不如说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火灾的威力,它是如此的迅猛,我们先到的几个知青和村民提来的水根本忘记了泼出,冲天的大火是如此的不可靠近,我们竟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瓦厂被大火瞬间吞噬。在赶来的第一群人还没有到齐,瓦厂已经被烧个精光。我的脸火辣辣地疼,用冷水洗了好几遍,也洗不去眉毛、头发被烧焦的特殊气味。
    第二天的晚上,民兵马上在村里开始了持枪的武装巡逻。
    村里以知青为主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白天在自己的生产队出工、劳动,然后利用晚上时间来排练文艺节目。这天晚上排练完时,已经差不多12点,大家都回家、回知青宿舍睡觉了,只有我和四队的阿先各自背上自己的美三0步枪,走进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幕。今夜村里的巡逻轮到我和他。
    那时的农村没有一丁点的光污染,远远有一星点火光不时在晃动,尽管是时隐时现,在漆黑的夜幕中仍然格外显眼。我俩屏住呼吸,向着这点不时晃动的小不点火光迅速接近。走到村里的大榕树边,发现20米外时隐时现的小不点火光隐隐映照出一个时隐时现的光头,正在我们二队知青从十几里路以外辛辛苦苦割回来的大草堆前晃动着。
    阿先在大榕树下端起了枪,向我一挥手,我端着子弹上了膛的枪悄悄从右边包抄过去。在我离光头还有10米左右的距离,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夜空——阿先开枪了。
    光头像受惊的野兔“噌”的一下撒腿就跑,我提起枪就追。我现在还在后悔,为什么当时不会跟着马上开一枪过过枪瘾再说。还没追出20米,我一脚踏空,摔下一米多高的田基,幸亏枪没走火。到我爬起来时,光头早已不见踪影。
    我俩不约而同地迅速回到草堆前,我捡起一枝还没有熄灭的比筷子还粗的蚊香,上面用细布条绑着的一圈细小的火柴棒,火柴头离点燃的蚊香头距离不到两寸。这个光头想把这根点燃的蚊香插在我们的草堆上,然后回家睡觉,静候蚊香引燃火柴头后再自动点燃草堆,真是可恶之极。
    根据身材特征,我们认定这个光头就是我们二队的村民廷光。我们迅速地抄近路跑到他家,敲响他家的大门。廷光披着一件单衣,打着哈欠给我们开门。阿先用本地土话直截了当地问他:刚才去哪里了?!“我睡觉呵!“他又打了一个哈欠。我们进到他的堂屋和卧室,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破绽。只是在我们离开他家之前,我在他床旁地上装针线的小竹篮里,当着他的面拿起了一条小布条,跟阿先走了,连夜给伍主任作了汇报,然后回去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根据队长的交代,我到了村里的大礼堂,伍主任和廷光已经坐在那里。伍主任对我说,你把昨天晚上的事跟他(廷光)讲讲。
    我拿起放在桌上绑着火柴的蚊香问廷光,这是不是你搞的?廷光说,我没有搞这东西。我拿起桌上放着的小布条,对廷光说,这小布条是从你家得到的,跟蚊香上绑火柴的布条一样,你怎么解释?廷光不说话了,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这三言两语的问话可算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审讯或破案吧,简洁的出奇,算是蛮成功的吧。
    沉默了好一阵,伍主任开口了,说话直截了当,让我非常的意外:你烧了一队的瓦厂,又想烧你们二队知青的草堆,你想通过这一桩桩罪行,让公安抓你、判你,坐个十年八年的牢,在里面安安然然吃牢饭,让我们大队来帮你养活你那一窝八个娃仔(连老婆正怀着的一个应该是九个)。到你出牢那天,你的娃仔正好都长大成人啦,是不是?——你做梦,我才没有这么蠢上你的当,我不抓你,也不报公安。我给你带铁的脚链,给民兵押着你出工,我看你还有什么歪门邪道鬼点子!现在回去出工,等着带铁的脚链!——也就是这几句话,多一句都没有,事情就处理完了。
    破案的快,处理的更快。后来也没有给他带铁的脚链,甚至都没有听见队里队外对这件事有什么议论。当然类似放火的事以后再也没有发生。
    过了十多年以后,我们一、二队的知青都带着自己的孩子第一次回到村里探望村民乡亲,我也见到了廷光,照样的相互进行了礼貌的问候,生活仍在按照自己的轨迹继续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

客服电话

400-0011-943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5 http://www.0772l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桂ICP备13000559号   

返回顶部

桂公网安备 45022202000003号